【汪绮专文】只要不快乐,谁都不能说自己是胜利的人

2020-06-13 浏览量: 245

谁是圣女?谁是剩女?汪绮从自己的故事走来,说一段打破想像的身体经验。这个世界说的那种纯洁,为何让女人的身体落入难堪?叛逃父权的牢吧,作为一个女人,我们不必神圣,也非剩余下来,而是走自己的途径,争取自己的胜利。(推荐你看:胜利女子手札)

在现代贵族阶级没落、资本主义横行的世界里,叫人无条件的牺牲什幺是一件很不合理的事情。

所以当我发觉这个世界其中一种性别的生物遵守比另一种性别的生物更多的道德和社会规则,而大家依旧习以为常的时候,就不难想像我有多困惑了。

这裏有个重点是,我并不认为女人比男人在种族和生理性仁慈上多少,我不记得是在哪本书上看到的,女性原始人因为母性本能需要保护自己孩子,在心理和身体结构上都比男性原始人更加强壮和兇狠,并且像母狮一样具有强烈的地盘概念——而是人类是一种容易感到他人和自身落差的生物,我们的爱比较就跟和傲慢是与生俱来:比较产生差异,差异产生忌妒,嫉妒产生歧视,而歧视产生傲慢,傲慢产生屠杀、混乱以及战争。

怎幺样在古代可以成为圣女呢?总之要保护妳的阴道,让他不受阴茎、手指、性玩具甚至是脚踏车的干扰,一块完整的处女膜能够使妳踏上圣人的一大步。要像一块石头一样的无欲无求,不为己身的慾望为惑,不可如战争与和平里的娜塔莎——等待了整整一年、只有信件往来的恋人,一时的失足就足以毁天灭地。到了现代,虽然不至于让你羞愧地为此重病,但是让你成为天天焦虑自己死后会被狗分食、BJ 单身日记里的琼斯女孩还是很有可能的。

【汪绮专文】只要不快乐,谁都不能说自己是胜利的人

而关于情慾,我实在有个好笑的故事说给你们听,是关于我向母亲意外出柜的故事。同样是在高中吧,我向来藏情趣玩具的手段一直都不够好,而就被母亲找到了糟糕的小东西。

我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感觉到罪恶感,但是我觉得自己好像是一块不够好的奖赏饼乾。我继续追问下去:「你认为我应该结婚以后做爱才能获得幸福吗?」,我母亲点头称是,我实在太过惊讶,以至于我忘记我有没有说:「可是妈,你离婚了欸!」(推荐给你:女孩们,你认识自己的阴道吗?)

哎,缓慢地被杀死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很奇怪的是,在我们年纪尚小的时候——当我们不那幺清楚女孩以及男孩除了站着尿尿跟坐着尿尿以外有甚幺差别的时候,我们想要成为律师、医生、消防员、总统(不是女律师、女医生、女消防员或女总统!),我们精力旺盛、感觉自己什幺事情都能够做到,当然,虽然迪士尼里和王子翩翩起舞的公主同样让人心神嚮往,但当我们没有他们的珠宝、玻璃鞋、纤纤细腰或美丽的脸,什幺时候这些东西让我们开始在洗澡的时候掐着自己的腰痛哭自己的肥肉呢?(推荐阅读:「我就是女巫」为什幺让社会焦虑?)

女孩越长越大,手上的力量却被一点一点被夺走。

更有趣的事情是,我们为自己美丽的範围也是受限的,浓妆或素颜都会被侧目,最少也会被同伴揶揄,有时候,还得为自己的探索付出代价。

【汪绮专文】只要不快乐,谁都不能说自己是胜利的人
(图片来源:来源)

有一次高中因为外出化妆和母亲激烈争吵,我还记得当时脸上画着纯黑的烟燻眼妆,母亲大怒,把一个男性长辈唤到家里教训我。一开始我撒泼大闹,接着我被对方大声的吼叫、推挤肩膀,以顽劣犯人的姿态对我而吓坏了,我不理解这种事情怎幺会需要被以罪犯的方式对待。

那是我第一次感觉来自男性的恐惧、纯然雄性的威胁,我被从客厅一路推挤到自己的房间,对方仍然不断地吼,而我只记得一句:「你下一次敢在我面前化妆你试试看!」,我的母亲从房外看哭得喘不过气来的我,态度冷漠的像个外人。而我的眼泪不断的往下流,黑色的眼线沖的像是一条泪河。

最后我发抖地说了好,脸上的妆花的像个不成样子的盔甲,但我心里非常恨,这种屈辱跟怨恨长达整整四年之久,只要坐在那位长辈身边我都感到瞬间僵硬、如坐针毡,直到接近大学毕业才慢慢释然,但便从此对他感到冷漠了。

【汪绮专文】只要不快乐,谁都不能说自己是胜利的人

(图片来源:来源)

我一直不是个能记恨的人,但此后我异常惧怕别人对我吼叫,特别是男人,就算不是对我也会让我迅速慌张起来,一直到现在都是如此。而若你只是看到了一个男性长辈责罚不守规矩的年轻女孩,以免她因为自己的不检点在外面遭遇危险——只是这样吗?我在亲人面前是个实在不算讨喜的女孩,而为什幺不讨喜是他们无法说服我的逻辑而嫌我牙尖嘴利。那幺当你无法说服一个人的逻辑的时候,就可以对他暴力相待吗?(即使他是纳粹、杀人犯、或护家盟的朋友?)

这一切都只是希望女孩们为自己感到羞耻、投入家庭或拼命工作的庞大计画,如果你清醒并且愿意,你当然可以欣然往之,但是让别人害怕焦虑照你的意思去办,那就只能说你卑鄙无耻下流骯髒了。(同场加映:姑娘,你无须对世界说抱歉)

至于胜女,小女子我是个鲁蛇,是个乡民,是芸芸众生里的一抹颜色,不敢自称胜女,但我希望你是,但愿胜利与你常在。

【汪绮专文】只要不快乐,谁都不能说自己是胜利的人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