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身作则去体现人道主义 James Nachtwey

2020-06-17 浏览量: 323

以上是James Nachtwey网站首页的截图,一位摄影师的网站居然没有图像,只简单地以一句说话作为开始 - "I have been a witness, and these pictures are my testimony. The events I have recorded should not be forgotten and must not be repeated."「我是一个目击者,而这些照片就是我作为目击者的见证。我所记录的事情不应该被遗忘,更不容许再次发生。」


何解?对于一位体现人道精神,相信照片能改变世界的战争摄影师来说,作品,虽然为他带来名誉,但并不是一件光辉的事。

James Nachtwey,1948年出生于美国纽约雪城,及后在麻省成长。 1966至1970年在达特茅斯学院修习艺术史和社会科学。这段时期,越战和美国民权运动正正炽热,政治家口中跟照片中的真相之间,James Nachtwey选择了相信照片,一种能将真相活现于眼前的媒体。就是这份使命感,促使他决定成为摄影师,更要的是成为一位战地摄影师。


在正式成为摄影师前,James Nachtwey曾以图片编辑学徒及卡车司机为业,其间自学摄影及黑房沖晒技术。直到1976年于新墨西哥州成为报社摄影师,1980年移居纽约,从此之后,James Nachtwey便以自由摄影师的身份投身于记录二十世纪末的各重大事件、战争及社会冲突之中。1984年成为《Time》的特约摄影师。 1986年加入了Magnum Photos。2001年更创办了VII图片社。James Nachtwey长年于战区工作,赢得了差不多全部国际性的新闻/纪实摄影大奖,如世界新闻摄影大赛(荷赛)、罗伯特.卡帕金奖及尤金·史密斯人道主义纪实摄影基金等。

作为一位战地摄影师,尤其是一位有很多出色、震撼人心作品的战地摄影师,总会有人以怀疑的态度去评论其作品及背后的动机,认为James Nachtwey以战争/冲突中的血腥、不幸作为其摄影美学中的素材。面对这些指责,他有以下回应:


"The worst thing is to feel that as a photographer I'm benefiting from someone else's tragedy. This idea haunts me. It's something I have to reckon with every day, because I know that if I ever allow genuine compassion to be overtaken by personal ambition, I will have sold my soul."


「作为摄影师,最坏的莫过于我知道自己的一切名利都是由别人的痛苦所建立。这令我每天都在挣扎煎熬。若果我的野心取代了同情心,那时我就等于出卖了灵魂。」


根据香港资深战地女记者张翠容在2002年撰文所指,当年在印尼两派仇杀中,其中一名受袭者奄奄一息,当其他摄影记者在老远等待所谓"珍贵"的场面时,James Nachtwey却跑上前跪下,求他们对那名受袭者手下留情;他亦曾在海地拯救了一名濒死的人,并要求在场的美国人保护他,免受袭击。

James Nachtwey在接受2007年TED奖之后所发表的演说,更能令大家明白其摄影哲学及如何用摄影去体现人文精神。而作为一位摄影师,James Nachtwey的演说比国家元首的讲话更能打动人心。还未看到一半,我已流下泪来。

 

世界上有些事,总要有人去做的。James Nachtwey选择了以摄影去改变世界,我们相比之下能做到虽然是微不足道,但世上所有的东西都是一点一滴去累积的。我们有没有想过能做些甚幺去让这个社会能变得更好?

图片来源:Magnum Photos,World Press Photo Archive

原文: http://r-monochrome.com/?p=595

附图为笔者一月在泰国拍摄Bangkok Shutdown时与James Nachtwey及以色列Reuters摄影师Nir Elias的合照 (鸣谢Manson Wong@MansonWong Photo Reportage)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