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作针、以情作线 - 李湛记织补

2020-06-17 浏览量: 226

笔者仍是屁孩的时候,非常顽皮好动,常常与一众友人在老家附近的公园里头「爬上爬落」,衣服常被勾出来一大个破洞。那时候母亲常在赏我「爱的掌掴」后,便会带我到北角一些织补店里,着老闆把衣服的破洞织补起来,还记得那时候我是这些织补店的常客,下课经过店舖的时候,老闆娘总会友善地跟我问好。时至今天,或许是香港人经济能力比起以前来得好,大多人都会选择送旧迎新,所以这类型的店舖已经变得愈来愈稀少,甚至须要到一些旧区才能觅得。

而这天,在我途经东边街的窄巷后,又再让我发现一颗埋藏在小巷里面的匠心。

以人作针、以情作线 - 李湛记织补 位于五福里的李湛记织补


当快将走近五福里,便已经能够看到醒目的《李湛记织补》的招牌,笔者当天在西环闲逛的时候还以为李湛记织补为楼上舖,在旁边的大厦打量了好一阵子却找不着小店。岂料柳暗花明又一村,原来《李织记织补》藏身于大厦旁旁边的小胡同里头。《李湛记织补》与一般的巷弄小店大同小异: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舖位、善用空间的储物架,以及承传着传统技艺的匠人。小巷里头空气不太流通,顶上也没有瓦片挡头,可以想像在炎夏暴雨下环境有多恶劣,而在此摆档数十载的李先生却已经习已为常,日复日的坚持营业。

以人作针、以情作线 - 李湛记织补 不同粗幼、不同颜色的线圈


以人作针、以情作线 - 李湛记织补 小小的工作空间里摆放着放大镜、衣车以及线圈等「架生」: 「呢部衣车係战前来佬嘢,由开档到而家仲用得好地地,以前嘅工业产品襟用好多。」

 

老闆李炳康道:「李湛係我爸爸嘅名,呢一档係由佢创立,计返都有 70 几年喇。本身我唔係谂住做呢行,我细个读完书就走去学整电器,但学到一半家父因为意外离开咗我地,我係长子要养家,所以无再学师,走去子承父业,开始咗我喺呢行嘅生涯。」

由于香港从前的生活指数不高,许多基层市民在衣物破掉后,都不捨得立马就买一件新的更换,尤其是比较昂价衣服,例如:棉袄、大衣等等 亦因为这样,织补业在五、六十年代需求绝对不小。而根据李先生所说,当时修补需求最大的,则要数丝袜了。丝袜在五、六十年代与现今一众「Supreme」、「Bathing Ape」等品牌的产品一样,同样属于「鬼罕潮物」,每对丝袜动辄便须花费数佰元,而当时会穿着此「潮物」的,除了达官贵人、上流阶层外,还有欢场舞女。然而,鬼罕潮物中看不「耐」用,时至今天在街上仍时常能看到不少丝袜被破掉的情景。

李先生说:「丝袜好易烂,但唔係个个都捨得畀咁多钱买过对,所以嗰阵好多人都搵我补丝袜,补一对嘅收入唔错,足以畀我地一家开到一个礼拜饭。补丝袜其实好浪费精神同时间,因为啲丝好幼好幼,个人要好集中,所以嗰段时间成日都要捱夜帮客修补。但后来丝袜开始愈卖愈平,好多人都宁愿买过对。」

「虽然丝袜开始少人补,但后来台湾实施禁运,入口关税加幅好大,最后令到佢地好多本地物资都好缺乏,所以嗰阵时香港好多当舖都会将啲当断咗嘅旧衣物 (即故衣) 运过去卖,而拎过去卖之前,都会拎去将佢地补到靓靓仔仔先,所以造就咗织补业嘅第二春。」

以人作针、以情作线 - 李湛记织补 经历过五、六十年代的朝阳,终于来到了今天的晚霞


「而家织补业需求冇以前咁高 但依然都有生意嘅,有时候都会有啲成衣店拎啲烂咗嘅衣物过嚟补。不过而家啲衣服设计比起以前複杂咗。有时要补返个花纹或者质感出嚟,难度比起以前高。但当然,手艺有价,所以而家做价都比起以前好。」李先生补充道。「有啲人会拎啲有纪念价值嘅衫嚟畀我补,呢份信任我好珍而重之;而帮到啲客补返件衫,都几满足嘅。但我唔係咩都补到,好似羽绒同啲花纹太複杂嘅衣服,好难救得返。」

问到李先生有否退休享清福的念头,他带有中气如斯说道:「做呢行最紧要係对眼同埋手,前几年对眼有白内障,开始睇嘢睇唔清,嗰阵以为终于要结束呢度嘅岁月,但做完手术之后,对眼又睇得好清楚喎!而且退休会好闷,我又唔会去公园玩雀仔,所以我就选择咗继续经营。总要搵啲嘢做,日子先会充实,又唔驶靠人养。」


以人作针、以情作线 - 李湛记织补


以人作针、以情作线 - 李湛记织补 儘管有放大镜的帮助,要寻找微小的针口仍非易事


以人作针、以情作线 - 李湛记织补

李先生已年届 80,但织补过程仍非常眼明手快 

 
谈到西营盘地铁站即将峻工,李先生道:「喺呢区摆档好舒服,由早到晚都好静,空气都无咁差!唔知係咪时代变,而家香港好多人都变到好心急,行步路都快过人。同埋迟啲呢度又有地铁站,呢区都开始慢慢转变紧,唔知到时又走几多旧街坊。」


以人作针、以情作线 - 李湛记织补


以人作针、以情作线 - 李湛记织补 见证着西营盘数十载变迁的李先生


笔者在小学前同样是居住于西营盘,当初由西营盘搬迁至北角后,着实是有点不习惯。那时候西营盘没有大型购物中心,街上的商店都很早打烊,每到晚上的时候马路一带总是非常安静,而且街道上也只有寥寥可数的巴士和私家车行驶,与北角大相逕庭。其实时至今天,若居住于其他地区的你愿意抽空到西营盘一带,你会发现你仍然像坐着时光机返回十年前一样,这里的发展速度仿佛比起其他地区慢了数拍一样。


虽然在这一刻,这里并没有方便的地铁直接抵达,亦没有大型的购物商场,但这里满载人情味与故事的老街小店,却让人不禁着迷。以香港一切以商业为优先考量的推土式发展来说,大概不久将来,每个旧区都会像一件的华衣丽服,然而穿上的却不是生于斯长于斯的居民。


衣服破掉了,你可以来到这里让李先生替你织补;但失去了人情、故事的社区,任你有一对巧手,你也织补不了。


谢谢观赏。

若各位喜欢小弟的文章,欢迎到小弟的网站参观一下:
: https://www.facebook.com/bolililili
Blog: http://130759.blogspot.hk
Flickr: http://www.flickr.com/people/130miz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