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裸体旅行

2020-07-12 浏览量: 913

最近在想来趟摄影裸体旅行,但壮游没那个条件,小旅行又不够刺激。

喔,不是,不是裸体摄影旅行,途中没有任何裸露的女体,或男体。被标题误导进来的浪漫的朋友们,抱歉了,这是一个小误会。

请注意字序,是摄影裸体旅行。这个词跳入我脑中,缘于今年初媒体报导,当美国重要人士前往中国,他们不带自己原有的手机和电脑,只带「乾净」的设备,还要时时关闭蓝牙和Wi-Fi、取下电池,一切都为严防中国间谍入侵,联邦众议员罗杰斯称这为「电子裸体(electronicallynaked)旅行」。

以此,我说的摄影裸体(photographicallynaked)旅行,就是不带任何照相跟录影器材的旅行啦。至于为什幺要这样做呢?

摄影裸体旅行

当我们面对美丽或特别的景物,首先的反应就是拍照、录影。可是这个动作,其实非常干扰我们对当下情境的体验与享受。就说明天元旦清晨,有许多人要去东海岸迎新年的第一道曙光;但愿天公作美,即使如此,可以想见,那些不辞劳苦赶到现场的人们,很多将盯着他们手中两、三吋的数位观景萤幕,而不是放眼无垠海天,来体验那旭日升起的期待时刻。

这岂不是令人遗憾,又相当荒谬?

究竟我们为什幺在出游时摄录影?「留下纪念」、「让剎那成永恆」是传统的流行说词,如今随着电信与网路工具的强大普及,分享展示的目的也更加重要。

但就如英国社会学家厄里(JohnUrry)说的,摄影本质上就是「以某种方式将被拍摄的对象挪为己用」*。人们这般的欲求,到头来使得「观光旅游几乎只是为了要找寻适合拍照的事物,而旅行则成了一种累积照片的策略」。

请想出一个你很希望去旅行的地方,然后试想一下,如果你现在莫名奇妙地被强迫规定,旅程中完全不准摄录影,当然也无法贴脸书分享了,这样的话,你还会那幺想去吗?或者,你还会想去吗?

大部分旅客拍摄的景物,多半他们在旅游书上就看过了,也可以轻易在旁边的纪念品店买到拍得更漂亮的明信片,至于那些着迷于随机街拍跟寻找独特角度的爱好者,自然可以获得更加「个人」的版本。然而,拍照,或即使录影,都只能记录下现场的极琐碎片段,而且是一种变形。更不用说,当你忙着摄录影,就已是在改变个人的现场体验,甚至是持续重複地打断原本可以更全面的体验。

在还需要想着底片数量跟沖印照片费用的年代,拍摄还涉及一些过滤跟抉择,现在则几乎不用了,可以从头拍到尾,都从小萤幕看世界,还不时注意机器细节,边拍边删,有些拍了回去还不见得会再看呢。

我最近才知道,相机中已有称为「自拍机」的品类,初时有点小惊,继而一想,情势不发展至此才怪。这真是十分具有启示性:人们随时随地自拍,自己占了八成以上的画面,在巴黎或八里都差不多,跟现场体验愈行愈远。

所以,摄影裸体旅行的宗旨就很清楚了:摆脱拍照欲望的制约、摒除摄影动作的干扰,找回全面全心的现场体验……

要做到这些,带着器材但尽量不拍还不行,因为你得一直分心克制。唯有完全不带,破釡沉舟,用心以双眼留下视觉印象。只是现在连这样出门都很难了,除非你连手机都要留在家里,或是找一支愈来愈稀有的无相机功能手机。

*JohnUrry着,叶浩译,《观光客的凝视》,书林2007年出版。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