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有办法﹕落河「睇水」做保育 师生化身公民科学家

2020-07-12 浏览量: 179

教学有办法﹕落河「睇水」做保育  师生化身公民科学家 热心东涌河保育工作的东涌天主教学校(中学部)生物科主任黄应昌(前排右),以身教、言教及境教,感染到一班学生也投身公民科学家行列,包括方志杰(前排左)、陈健良(后排左)和顾文基(后排右)。(杨柏贤摄)教学有办法﹕落河「睇水」做保育  师生化身公民科学家 黄应昌和学生在河流的不同位置收集水质样本,他们身处东涌河口的桥上,抛下水桶抽取河水。(杨柏贤摄)教学有办法﹕落河「睇水」做保育  师生化身公民科学家 只要接驳手机专用的小型望远镜,用家就可以清晰拍摄到各种动植物,如遇上不能辨别的生物,可上传到iNaturalist App,供专家鉴定。(杨柏贤摄)教学有办法﹕落河「睇水」做保育  师生化身公民科学家 生态调查其中一项工作,是要在每个「小样方」内,对所有动物加以辨认、数算及记录。(受访者提供)教学有办法﹕落河「睇水」做保育  师生化身公民科学家 水质极佳的东涌河是香港淡水鱼物种第二丰富的河流,连稀有、受保护的北江光唇鱼都找得到。(受访者提供)教学有办法﹕落河「睇水」做保育  师生化身公民科学家 东涌河口的红树林,栖息多种无脊椎水栖生物,包括图中的清白招潮蟹。(受访者提供)教学有办法﹕落河「睇水」做保育  师生化身公民科学家 香港现时受渔农自然护理署认可的真红树有8种,当中有最少6种可在东涌河口的红树林中找到,木榄(红茄苳)是其中一种。(受访者提供)教学有办法﹕落河「睇水」做保育  师生化身公民科学家 这个「土炮」水质探测器,由学生一手一脚设计。只要把光敏传感器(箭嘴示)放入水中,程式便会计算出数值,然后经Wi-Fi晶片传送到伺服器,再透过手机App,实时观察及记录水质。(杨柏贤摄)教学有办法﹕落河「睇水」做保育  师生化身公民科学家 教学有办法﹕落河「睇水」做保育  师生化身公民科学家 教学有办法﹕落河「睇水」做保育  师生化身公民科学家 教学有办法﹕落河「睇水」做保育  师生化身公民科学家 教学有办法﹕落河「睇水」做保育  师生化身公民科学家 教学有办法﹕落河「睇水」做保育  师生化身公民科学家 教学有办法﹕落河「睇水」做保育  师生化身公民科学家 教学有办法﹕落河「睇水」做保育  师生化身公民科学家

成功的教学不止于课本上的知识传授,还应该结合身教、言教、境教,并向学生传递当代的核心价值。有生物科老师带领学生跳出课堂,周末齐齐化身「公民科学家」,落手落脚收集生态数据,不单更深入认识生物的多样性,还唤醒同学的保育意识,好好履行世界公民的责任。

红树林记录物种 探测水质

这天放学后,东涌天主教学校(中学部)生物科主任黄应昌跟几名同学,带记者和摄影师兴致勃勃来到他们最新的「蒲点」——东涌河。「我每个月都会带生物学会的同学来这裏一至两次,有时联同绿色力量工作人员,一起到红树林做生态调查,数算及记录物种数量,有时就在河口利用简单的工具探测水质。另外,也会在附近拍摄一些我们辨别不到的生物,然后上传到iNaturalist App,供专家鉴定。稍后,我们还计划量度空气质素,主要监察空气中的悬浮物及挥发性有机化学物的含量。」黄应昌一口气说。

正职是教师的黄应昌,另一重身分是公民科学家,公余最大的兴趣就是做生态研究,「除了是教学上的需要,我觉得这也是市民的责任」。

十多年前,黄应昌由市区转来东涌工作,发现这一带自然环境有如斯多的瑰宝,激发他深入探索。「最初我独个儿去做蝴蝶普查,放学后踏单车去东涌䃟头村考察,寻找特别的蝴蝶品种,例如一点灰蝶、红锯蛱蝶等。但最近,因着绿色力量发起『赏.识东涌河』生态保育计划,加上政府落实推行东涌新市镇扩展计划,我觉得不单是自己,还要带动学生参与生态调查及恆常监察,以观察发展工程对东涌河的生态影响。」

盼保护东涌河稀有动物

东涌河是香港硕果仅存的天然河流,从河源、河口至海边,仍然保留天然面貌,生态及保育价值非常高。不过,在东涌「土生土长」的中四生陈健良却坦言,未跟随黄应昌做公民科学家前,他从未踏足过东涌河。「当我在红树林亲眼见到有这幺多活生生的小生物在面前出现时,我觉得很神奇、很有趣。原来自己身处的环境这样独特,作为东涌居民,我感到很自豪。」身旁同样读中四的顾文基亦有同感:「在东涌湾,单单是螺,原来也有很多品种,亦见到很多招潮蟹,身为东涌居民的一分子,我们有责任去保护这些稀有动物,不要让牠们消失。」

「境教」印象更深刻

黄应昌表示,环境保育是全球的重要议题,虽然学校也成立了环保组,举办不同的活动,例如有机耕作、回收废纸及绿化校园等,但他认为这些工作始终不够「入心」,学生往往只视为「例行公事」,欠缺态度上的转变;相反,结合「境教」的话,效果就差天共地。这时,黄应昌就突击问陈健良:「8月那次考察,你数算得最多的是什幺螺?」陈同学马上回答:「黑口滨螺。」反应之快,证明黄应昌所说,学生已经把经历深深印在脑海,「这些生物知识,并非一般课堂教得到,而且事隔数个月,同学仍然记得,就证明印象很深刻」。

学生自製探测器监察水质

事实上,黄应昌对东涌河的「热血」,的确感染了身边不少学生,包括中三的方志杰,他更自製水质探测器,希望用较低廉的成本,既準确又能长期监察东涌河的水质,藉以贡献东涌河生态数据资料库。相比起业余的测量仪也要500、600元,方志杰的「土炮」设计就划算得多,「我这部水质探测装置成本只是100多元,而且操作不複杂。原理是利用一个光敏传感器,当水质浑浊,通电情况就变差,预先编写的程式会按通电表现自动计算,然后把数值经由Wi-Fi晶片传送到伺服器,再透过一个自行设计的手机App,就可以实时观察及记录河水的水质」。黄应昌承认,方志杰的设计仍然有改善的空间,但看见学生愿意花时间和心机去钻研,作为老师已经十分安慰。但他强调,生物学会只有约20名成员,力量有限,要保育东涌河,一定要发动全东涌、甚至是全香港市民的关注。

「其实人人都可以做公民科学家。我们打算教市民如何做水质探测器,亦会把编程程式公开,让大家免费下载;另外,本校亦会开展一个社区导赏计划,主要是训练校内的高中生到东涌湾学做生态调查,当同学掌握到相关技巧后,就要走进社区,由他们带领本区不同学校的小学生到东涌河实地考察,希望把保育东涌河的信息,由东涌天主教学校扩展至整个社区。」

文︰沈雅诗

[Happy PaMa 教得乐 第217期]

RELATED
    环保团体意见﹕天然东涌河生态价值高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