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许芳宜,这篇文章写给心中有梦的人

2020-07-10 浏览量: 910

你看过许芳宜的舞蹈故事,看过她的成功,不过妳听过她的失败吗?39 岁那一年,她发现自己突然变得一无所有,该怎幺往前走?先来回顾一下许芳宜怎幺走过低潮,回想起自己最初的梦想。接下来这一篇文章,她想写给所有心中还有梦的人,她想说不管几岁,永远不要害怕做梦,也不只要勇敢「做梦」,更要勇敢去「做」。(勇敢做梦:哈佛女孩的烘培梦 张柔安 Joanne Chang)

我是许芳宜,这篇文章写给心中有梦的人
照片提供:许芳宜

要「梦想」,不要「想梦」 如果真有心,你不会将自己的付出当做是牺牲是代价, 而是对梦想的投资,一个只赚不赔的投资。所有的投注,没有一分一毫会外流,一切只会真真实实地回馈到自己身上。

我很喜欢和年轻朋友在一起,与他们聊天,分享我的成长经验。二○○六年九月起,我主动走遍全台湾设有舞蹈班的高中,为同学示範教学,与他们座谈,给他们打气。

但我一直有个疑问:刚好就只有我幸运吗?刚好就只有我有机会出国吗?为什幺他们总是羡慕我?每当这种时候,我最想对这些孩子说的是:「我行,为什幺你不行?」

大一立下心愿,毕业后要出国加入职业舞团,我就默默地朝这方向做準备。我没有什幺娱乐休闲,不花时间谈说别人的八卦,对周遭不相干的事情不那幺注意,甚至也不在意别人喜不喜欢我,宁愿把时间留在教室里练舞,累积自己。

由于父母亲并不赞成我出国,我必须自己把所有事情打点好,后来我如愿申请到了文建会以及葛兰姆学校的奖学金,有了基本的经济能力到纽约发展。当时如果我拿不到奖学金,一定会去打工攒钱。钱若是问题,就找方法解决问题。

如果你确确实实想出国追求梦想,必须想清楚,有哪些障碍和困难?然后採取具体步骤去解决问题,去执行计画。这些不是运气好从天上掉下来的,而是「做」来的。(同场加映:成功者不是运气比较好)

逐梦永远不会太迟

梦想未必要很大。小时候我曾经暗暗希望自己能像某某同学,也许是功课很棒,也许是活泼潇洒口才好,这些也是我的梦想;但直到大一我才第一次立志为自己做一件事情:当一个职业舞者。

同样地,一个上班族可以说,我希望有一天能当上课长,那也是一个梦想。所以,你要如何在可能的範围内做到最好,有一天能实现梦想?你也可以梦想有个房子,那要怎幺样攒够钱才买得起房子?这当中是要有个过程的。 很多人只是「想梦」,而不是「梦想」,两者差别在于有没有採取实际行动。

我是个有神明观念的人,当我非常期待完成某件事情时,也会去庙里拜拜,但我向菩萨说完心愿之后,一定会承诺:「我绝对会尽最大的力量来努力。」很多人可能只会说:「神哪,我希望如何如何……。」神明太可怜太辛苦了,每天要应付这幺多要求;而这些只知道动口的人,是不是也太不长进了一点?

曾经有个舞蹈班的同学很忧愁地对我说:「我很想做梦,但台湾的环境不好,听说有很多现实的障碍。」当我反问:「妳碰到了哪些现实的障碍?」她却又回答不出来。我就告诉她:「等妳真正碰到了,再写信给我,我会回答妳。」 我想,这样的孩子太早在「听说」当中失去了做梦的勇气,自己连第一步都还没有踏出去呢。没错,台湾的舞蹈环境比起许多西方国家的确比较不利,但凡事都有个过程,台湾因为起步较晚,所以更要急起直追。而且我们应该用更正面的角度看事情,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有些国家甚至还有很多人吃不饱呢。

有些年轻人很徬徨:「我不知道自己要什幺,怎幺办?」我在大学之前,也只是随波逐流,懵懂茫然,直到大一遇见罗斯老师才确定了自己的方向。有人很早就知道自己要做什幺,的确很幸运。有人到了二十五岁才知道,也不晚。有人可能到了三十几岁才下决心,不想再捧老闆给的饭碗,要自己投资创业,也许会失败,大不了再回来找工作。也有人可能迟至四十几岁才发现自己真正要的,但因为已有丰富的人生阅历,或许可以成就更多。所以,做梦真的永远不嫌迟。

有个高三女孩问我,她很想学跳舞,会不会太迟了?我说,只要手脚还能动,没有太迟这回事。但要问跳舞的目的是什幺?纯为兴趣?想做职业舞者?或想当明星?这些目的都可以,但不同目的需要有不同做法。如果希望成名得利,走职业舞者的路就很难,可能要往演艺圈明星的方向发展,日后的舞台不是在国家戏剧院,而是在摄影棚,有一天大海报会挂在台北东区。只要明确知道自己要什幺,就往那个方向去,而不要说,「我要艺术,也要当明星」。当然,你也可以「要艺术,也要当明星」,那就努力站在世界的顶端。(看看许芳宜的故事:为梦想和希望用力地活着 许芳宜)

寻找最适合自己的那片天

你真的不知道自己要什幺吗?或者,你只是不敢去要什幺?相信自己,只要勇敢踏出去,就会有收穫;不做,怎幺知道自己的潜能?就像我当年,只要敢提起行李箱走出去,就会见识到新事物,学到怎幺买早餐、怎幺搭地铁、怎幺找到一间间舞蹈教室,这些都是成长。不要怕丢脸,怕丢脸是给自己找最大的麻烦。我讲英语也常丢脸,但丢脸就会学到东西。面试被淘汰也是丢脸,但如果因为这样就不敢去尝试,对自己是最大的损失。你可以选择不试,我却选择了很笨很好笑地试,然后达到了我的目的。犯错没有关係,但不可以怕错,怕错就永远没有机会修正。

各人头上一片天,一定要找到适合自己的那片天。我很想对年轻舞者说,其实大舞团不见得适合每一个人,我也在中小型的舞团待过。应该选择一个能让你开心、有存在价值、有成就感的舞台,那才是真正属于你的。 有些人在大舞团待得很辛苦,甚至觉得「即使我消失了,也没人会发现」,何苦这样?大舞团讲究资历、等级、辈分,有很多规矩;一百多个舞者,人人都在等着升级;首席舞者就有十几个,都是从各国来的菁英,个个漂亮个个好,新人很难出头。反观中小型舞团,每个人都要有能力跳群舞和独舞,每个舞者都要能挑大樑,其实是很好的磨练机会。

我在纽约碰到一些从台湾来寻梦的人,过得很不如意,但他们无论如何还是要留下来,因为自认没有什幺成绩,所以不敢回家。我总是默默告诉自己,绝对不要这样,旅行结束了,想回家就回家,回家不需要任何理由。

「衣锦才能还乡」的观念,杀伤力很大,会把一个人的自信心磨损殆尽,「你为什幺而来」这件事会模糊掉,渐渐失去自己、忘记自己。很多原本满腔热血的年轻人就这样沉埋在纽约,实在令人扼腕。如果知道「回家不需要任何理由」,心理压力会小很多,更能用平常心来做梦寻梦。

有次我接到一个中学生的简讯,他说很崇拜我,希望有一天能跟我一样。我回覆:「不要只是跟我一样,一定要比我更好!」我也要对年轻朋友说句真心话,有愿就有力,下次我们见面,请不要再说「我好羡慕妳」;而要相信,这绝对不是我的专利,我行,你一定也行!(相信自己可以:第一次完成梦想的喜悦)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